《周易》的协商思想及其当代价值
作者:谈火生(北京市习近平新时代我国特色社会主义思维研讨中心研讨员、清华大学社会科学学院政治学系副教授)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社会主义洽谈民主在我国有根、有源、有生命力,是我国共产党人和我国人民的巨大发明”。这个“根”与“源”,既来自我国共产党人的政治实践,也来自中华文明孕育的洽谈文明。《周易》是我国洽谈文明的重要源头之一,《周易》中的“兑卦”,不只较早提出了洽谈观念,并且对洽谈的准则、办法和作用有深化的考虑。  关于“兑卦”,向来有不同解说。其间,影响最大的一种是释“兑”为“悦”。但在绵长的易学研讨史上,也有学者对这一解说方向有所保存,以为“兑”亦有“言说”之义。例如,王夫之在《周易内传》中指出,“兑”既为欣悦之“悦”,又为“言说”之“说”,且二者“义固相通”。在笔者看来,释兑为“言说”之“说”,能对“兑卦”作出更为融贯的解说,也能够与现代洽谈民主理论打开对话。  “朋友讲习”与“民劝矣哉”:洽谈的内在和意义  “兑卦”的象辞是“丽泽,兑。正人以朋友讲习”,用“丽泽”和“朋友讲习”解说“兑”。“丽泽”是天然之象,“朋友讲习”是人事之象。兑在天然界的形象是“泽”,因而,由上兑下兑组成的“兑卦”所对应的天然形象便是“两泽相丽”,依照程颐的解说,其效果“互有滋益”。正人观此象,应以“朋友讲习”的方法效法天然。从人来讲,兑的形象是“口”,两个兑便是两口相对、彼此交流,这是“朋友讲习”这一意象的卦象依据。  依照儒家思维,人际联系中有五种最重要的联系,即五伦:君臣、父子、配偶、兄弟、朋友。其间,父子、配偶、兄弟归于家庭联系,朋友、君臣归于社会和政治联系。象辞拈出“朋友”一伦作为“兑”之形象,着重“兑”发挥作用首要在社会政治范畴,洽谈内容首要是公共事务。一起,“朋友”在五伦中最为相等,表现了洽谈的根本要求。就此而言,象辞挑选“朋友讲习”作为“兑”的中心意象,并引申出相等对话、理性交流为其首要内在,可谓匠心独运。  假如说“兑卦”的象辞提醒了洽谈的内在,那么,其彖辞则评论了洽谈的作用和意义:“说以先民,民忘其劳。说以犯难,民忘其死。说之大,民劝矣哉!”“说之大,民劝矣哉”是对洽谈功用的整体点评:兑之道多么巨大啊,它能够有用引导和压服民众。详细言之,这种引导和压服包括两个层次:其一,洽谈进步民众对方针的认同,“说以先民,民忘其劳”;其二,洽谈进步民众对政治共同体的认同,“说以犯难,民忘其死”。这儿着重的便是洽谈能有用刻画民众的政治认同,即便面临生命风险亦义不容辞。  “天”与“孚”:洽谈的依据和准则  在彖辞中,“兑卦”提出了洽谈的依据和准则:“刚中而柔外,说以利贞,是以顺乎天而应乎人”。“天”即“天道”,这是具有逾越方位的价值本源和正当性依据。在洽谈进程中,参加者在提出建议和理由时有必要契合天道,不然不足以服人。  怎么做到契合天道呢?“兑卦”从卦象动身,提出了“刚中”和“利贞”的要求。“刚中而柔外”指兑的形象,初爻和二爻均为阳爻,阳刚得中,故云“刚中”;三爻是阴爻,阴为柔,在外,故云“柔外”。将“刚中”这一标志运用于人事尤其是洽谈场景,便是“说以利贞”,即在对话中要动机纯粹、据守正路。在“说以利贞”准则下,“兑卦”在象辞和二、五爻的爻辞中又提出了洽谈有必要遵从的两个准则。  榜首,相等准则。“兑卦”象辞以“朋友讲习”作为“兑”的首要意象,如上所述,五伦中“朋友”一伦是“相等”的。当然,洽谈中的相等是一种抱负状况,实际中更多是各种等级式联系。“兑卦”所要传递的信息是,虽然等级式联系不可避免,但在洽谈这个特定场景和时间,参加者需将各种社会身份暂时悬置起来,以朋友相待。唯此,才有真实的洽谈。  第二,真挚准则。“兑卦”的二、五两爻,阳刚居中,有中心诚笃之象,故九二和九五的爻辞均以“孚”命之。孚者,诚信也。九二的爻辞是“孚兑,吉,悔亡”。虽然九二履不妥位,但仍然能够得吉而悔亡,要害就在于以真挚的情绪参加对话(即“孚兑”),表现“刚中”和“说以利贞”的要求。九五的爻辞是“孚于剥,有厉”。九五居君位,从洽谈视点讲归于决议计划者,责任是对不同定见进行挑选。九五的爻辞正告:假如“孚于剥”,就风险了。“剥”者,阴消阳也,此处的阴是指上六。下文会讲到,上六参加洽谈的情绪是不正确的,它不是“顺乎天”,而是企图引导对话朝着对自己有利的方向开展。此刻的九五,需求在九四所代表的正确定见和上六所代表的过错定见中挑选,而只要从公共利益动身,才干抵挡上六的引诱。  “和”与“商”:洽谈的方法和条件  假如说“刚中”“利贞”“顺乎天”等讲的是洽谈所应遵从的依据和准则,那么“柔外”和“应乎人”着重的则是洽谈的方法。  “应乎人”不只要求“说”的内容要契合天道、应乎民意,并且要求“说”的方法顺乎情面。它着重洽谈有必要采纳恰当方法,才干获得杰出作用。“兑卦”初、三、四、六这四个爻均着眼于此。其间,初、四两爻从正面立论,三、六两爻从不和立论。  初九的爻辞是,“和兑,吉”,着重以和顺、平缓、和而不同的情绪参加洽谈对话。首要,初九虽为阳爻,但居兑之初,方位卑贱,能够以和顺情绪为人处世;其次,初九虽方位卑贱,但阳爻居阳位,为得其位,有“刚中”之德,故能始终保持平缓心态,从容不迫;最终,初九和与之相应的九四均为阳爻,此为无应,无应则无所挂念、无所纠缠,在洽谈中能够做到公而忘私,对不同定见不偏不倚、和而不同。  九四的爻辞是“商兑未宁,介疾有喜”。“商”应了解为“商度”,即对不同观念进行酌量、权衡和考量。“商兑”便是“以商度为特征的内在对话”,这是洽谈的条件。这一思维与今世洽谈民主根本理念不约而同。依照洽谈民主理论,“洽谈”一词有两层意义:一是慎思,即个别本身对议题进行审慎考虑;二是对话,即个别之间就所关怀的议题打开理性评论。这两层意义彼此相关、彼此促进。虽然咱们不能说“兑卦”提出了洽谈民主的思维,但“兑卦”九四的确指出了洽谈中非常重要的一个面向——慎思,并且阐明晰慎思的准则——“介疾”,即介然守正,不为各种片面信息或偏私观念所引诱。  三爻的爻辞是“来兑,凶”。“来”是投合,“来兑”便是以奉承巴结的方法打开对话。从爻象上看,六三阴爻居阳位,不中不正,处上兑下兑之间,对不同观念左右巴结,有柔外之态而无刚中之德,这既不契合“孚”的准则,也无法到达朋友讲习“互有滋益”的作用,还或许导致对话中的极化现象。上六的爻辞是“引兑”,便是在对话中企图经过各种荫蔽手法,引导对话朝对自己有利方向开展。从洽谈视点讲,它违反了“刚中”的要求,所以象辞对它的点评是“未光也”,即这种做法在动机上是不光彩的,在作用上也不会成功。六三和上六的共同点是,它们都没有“孚”作为基础,都背离了“兑”之道,是洽谈中需求对立的两种过错倾向。  “兑卦”洽谈思维的现代启示  “兑卦”对洽谈问题的考虑关于今天之洽谈民主建设有着重要启示。  首要,应愈加全面地了解洽谈的内在。在“兑卦”中,作为“说”的“兑”至少有三种不同表现方法:榜首,九四“商兑”中的个别慎思;第二,“说”(shu),表现为象辞中的“朋友讲习”,旨在经过相等真挚对话达到“顺乎天”的一致;第三,“说”(shu),表现为彖辞中的“说以先民”“说以犯难”,这是一种面向民众的交流,旨在经过“应乎人”的交流进行有用发动。“兑卦”描绘的洽谈,的确是一种更为全面的洽谈观念。  其次,应以体系的观念看待洽谈民主建设。洽谈体系理论是洽谈民主理论近年来新的开展趋势,而“兑卦”中已有洽谈体系的思维萌发。兑卦的六个爻,下面三爻代表洽谈阶段,上面三爻代表决议计划阶段。除六三和上六是对过错洽谈倾向的批判外,其他四个爻别离承当不同人物。初九和九二归于一般洽谈者;九四居大臣之位,要对洽谈中提出的不同定见进行权衡和挑选,供决议计划者参阅;九五居君位,是决议计划者,需求根据洽谈效果作出最终决议计划。在“兑卦”勾勒的洽谈图景中,不同方位的人各司其职共同完成从洽谈到决议计划的进程。  最终,应深入知道洽谈进程的复杂性。实际生活中,参加洽谈的人许多时分纷歧定能够将公共利益置于私家利益或集团利益之上。对此,“兑卦”早有警示,并评论了洽谈或许呈现的过错倾向:六三的“来兑”和上六的“引兑”。它秉持“孤阴不生、孤阳不长”的根本理念,探究怎么确保“阳”所代表的活跃力气在洽谈和决议计划中的主导性方位。就此而言,“兑卦”提出了怎么处理洽谈中的私益的问题,关于咱们考虑这一议题具有必定的启示。  《光明日报》( 2020年07月31日?11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